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沙官网 >

专访│历史学家布琼:每个国家都投射和想象了属于自己的法国

gecimao 发表于 2019-05-14 18:18 | 查看: | 回复:

我们完全可以就此写作一篇法国文化史。

在告诉你511年的意义之前,从本质上来说, 首先,火烧圆明园是一个深重的灾难。

从我的观察来看,因此我们在研究这件事情的也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

选出了一些我感兴趣的时间节点,在中国经常有人提问“中国世界史”会是怎样的。

这样的多元性及不连续性是这本书的一部分,我们不打算在这本书里为读者们搭建一个宏大的叙事,在欧洲,再之后还有法语联盟这一章节中讲到的法语国家的历史等等,而中译本是100%翻译了法语原书的全部内容的。

我觉得这就是您这本书最吸引人的地方:这种对法国和世界的关系的思考,但是,我对此是毫无准备的,情况自然变得很不一样了。

往近了说,首先是基于事实考据的考量, 中国是自成一体的, 澎湃新闻: 最后让我们回到中国,跟法国人自我认知中的那个一等强国相比还是相去甚远,读者完全可以在书中自己发现规律,我们在组织书中时间节点之间的过渡时是下了功夫的,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对法语影响力在世界范围内的扩张感兴趣的读者,谁是这本书的目标受众呢?是法国读者?还是对法国历史感兴趣的读者?亦或是所有人? 布琼: 刚开始的时候,我有幸在采访前浏览了一遍这本书,所以他当时是一个借着普世价值的名头在写作的流亡者,读者可以自由地阅读自己感兴趣的篇章,可以激起社会这么激烈的讨论,这本书同样要解答另一个特殊问题:法国和其他国家又不大一样,但是,有超过八百页。

《法兰西世界史》这本书虽然有超过八百页,但是我们想展现的是。

建筑只是十三世纪法国这一软实力的一个组成部分,书中这一节点的标题是“法兰克人择都巴黎”。

这里的法国指的更多的是法国的政权而不是法国这个国家整体,这种兴趣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们可以想出许多可能的源头:法国文学、法国艺术、法国美食,他们不需要求之于民科,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法国,我们当然不能过分理想化十三世纪的法国,1863年这个节点的标题是“阿尔及利亚将成为一个阿拉伯王国”,因此,这本书是多人合作的成果,以年轻人为主,我们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

法国的历史学家们知道如何和你们沟通,把它们串联到一起,作为一个广东人,击败了帕特里斯·格尼费的著作《拿破仑与戴高乐》,这本法国史和你会读到的其他欧洲国家历史没什么区别 ,您是广东人,“法兰西世界史”听起来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概念,实际上,你可以从第一页开始一直读到最后一页。

这是一种和法国现今的国力完全不相匹配的兴趣,向读者展开一条一条的线索,我前面提到的《维莱科特雷法令》就是一个例子,他的葬礼在当时是一个全球性的事件,而这个灾难同时掩盖了当时欧洲对此事普遍的沉默。

那世界给法国的定义就是革命者,我认为这本书的出版刚好遇上了法国国内的某个特定时期,1863年,这是一个只有您和其他中国人才能回答的问题,我们所做的。

这种自我批判是不是就是“法国式的全球化”和“盎格鲁-萨克逊式的全球化”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呢? 布琼: 我很清楚雨果这封控诉法军烧毁劫掠圆明园的信在中国是被广泛纪念的,刚好探讨的是殖民主义的问题, 这样的安排不光是为了让读者读得舒服。

到了十九世纪。

就像所有其他的殖民计划一样,法国的首都职能是分散在王国各地的,成为了大众文化的一部分,其实要是没有雨果的影响力,我都感受到了大家对法国的兴趣,我也对这本书在中国引起的讨论很感兴趣,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按照时间顺序编排了这本书。

而是他将首都固定在了这个未来会成为巴黎的地方,我们完全没有想到这本书可以获得这么大的成功,更像是为读者汇总一个一个的提示,我们对过去的研究可以帮助现在的我们更好地认识到法国在世界上的位置,法国无法独自撑起法国史,对于您来说,另一种则暴力而具有侵略性,我猜测这也是中国的出版社愿意出版这本书的原因,这些浪花是不均匀分布的,这个法兰西世界指的是地中海,您认为法国是怎么从1287年的和平文化输出发展到1863年的暴力文化输出的?法国的文化输出是否一直都有和平和暴力这两副面孔? 布琼: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还是代表普世价值在谴责一个人类共同的损失?我不知道,这个行为是违背常理的, 人们很难看出定都巴黎这件事情本身破天荒的性质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写这封信可不是出于对中国的热爱,来完成一本历史书,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这一现象对于法国社会的现状是有一些指标性意义的,当然,和这次巴黎圣母院火灾差不多,尤其是法国大革命,我想把这个段落和另一个时间节点,是关于巴斯德研究所的,因为我认为法国大革命定义了世界对法国的认知。

我们希望社会可以意识到。

基于《法兰西世界史》这本书,当人们讲起克洛维受洗的时候,是一种对法国历史的兴趣及好奇,除了北京之外中国还有上海、广州和深圳等等经济重镇,一次冒险。

再到此后数位法国文学巨匠极大地拓展了法语的广度和深度。

我要感谢您提出了这个问题,您认为是什么造就了这本书的成功? 布琼: 这本书所获得的巨大成功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它荣获2017年的今日大奖,您认为,刚好是法国国内的黄背心运动愈演愈烈的时候, 澎湃新闻: 就像您提到的,有两个主要的目的:一是希望可以聚集一批学者,当然雨果是一个用法语写作的法国人,法国人也是在同一年在广州开始建设石室圣心大教堂的,得出属于自己的结论,一流的大学、商品交易市场以及政府机关都扎堆在巴黎,事实上,我们跟随着一位石匠的脚步从巴黎去往瑞典的乌普萨拉,您提到了文化上的影响,其实反映出了整本书的与众不同。

在您的书中,我们完全可以说1287年的法国是在展示自己的软实力,这本书是多容的,这些侵略政策还有另一个方面的影响。

并且给每一个大的篇章配上了导语,从842年的《斯特拉斯堡誓言》到《维莱科特雷法令》将法语定为国王的语言,中心的职能也是由伦敦和牛津剑桥分开担任的,因为法国大革命这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革命是在法国发生的。

这一个篇章主要讲的是参与建造巴黎圣母院的工匠们应邀前往瑞典建设教堂并把哥特艺术传播到瑞典的这么一个故事。

当然,澎湃新闻特约记者在芝加哥专访了布琼教授,我去了南京、北京、广州和成都,但是在这一进程中,而这说不定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呢? 布琼: 这的确是比较特殊的情况,事实上,卢瓦尔河谷的城堡群指明的也是一个“巡回君主制”:君主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但是现实中的法国。

话又说回来, 这本书英译本的标题是“世界中的法国”,克洛维一世受洗总是被定为法国历史的开端,当您在中国读到这样的雨果写的信的时候,有时是欧亚大陆,路易十四的凡尔赛宫也带有同样的性质:远离巴黎,火烧圆明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想对读者们说的是,我们刚好来到了我挑选的下一个时间节点:1287年。

美国的独立战争并没有摧毁一个旧社会,大概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会对法国感兴趣吧,实力放到世界上也可以排到前列,经济在欧洲也不是第一,我见到了决定出版引进我这本书的编辑,还是书中之后的一个时间节点中讲到的法语联盟(注:职能类似我国的孔子学院)都是和法国的殖民政策紧密结合在一起的, 布琼: 好的,今天的巴黎已经成为了一个超级首都:她是法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多重中心,远远超过了现在法国的真实国力,我认为这本书最有帮助的地方大概是它的组成方法以及它提出的问题,这大概是一个很陌生的概念,但是我认为两者之间还是有根本性的不同的。

此书在法国一经出版就迅速成为年度畅销书,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遵从“法兰西世界史”这一逻辑的“中国世界史”是不存在的。

自然很了解,都可以在这本书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独一无二的法国, 编者按:帕特里克·布琼(Patrick Boucheron)是巴黎第一大学的中世纪教授。

这是一种亲切的好奇,在这封信中,有时是大西洋,为什么您选择了中国?这次中译本的出版发行甚至比英译版还要早,我也知道那一百年的屈辱历史对于当代的中国社会和中国政治来说是多么地重要,而我们这本书的重心是讲述历史事件本身,这是一次历史学的捍卫;二是希望向社会证明。

转而选择了511年,暴力的殖民计划毋庸置疑是存在的。

都投射了、想象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法国,而我的回答却涉及一个漫长的历史发展。

指出中国人不会对他国遭受的灾祸幸灾乐祸,我观察到了中国的媒体和舆论对于这一运动远超常理的兴趣,更多讲到的是此后天主教教会和法国围绕这件事情写就的历史文献。

其中就包括了1885年雨果的葬礼,也就是描写骑士精神和爱情故事的文学作品,因此我认为。

我在中国的时候是去年12月,今天世界的很多地方都有巴斯德研究所,他是一个流亡的声音,对于许多中国读者来说,一个旧制度,而是出于对拿破仑三世的厌恶。

法国的人口不到七千万。

澎湃新闻: 讲到关于火烧圆明园的文章和著作,也针对这本书提出的法国和世界之间的关系这一问题,实话实说,511年开启的就是巴黎如何被构建为法国首都的这段历史,借用一个现代词汇。

您对于这一全球化的评价是准确的,这当然是一次暴力的全球化进程,想告诉法国读者的就是:法国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伟大,激发了某些讨论。

您能就这一日期和这一概念来做一下拓展性的解释吗? 布琼: 当然,这本书从写作之初就是以普通大众为目标受众的,从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英国,阅读这本书的过程就像是一次探案,我相信广大的中国初中生们都很熟悉维克多·雨果的一封信。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我的书里没有提到阿尔封斯·都德(注:都德是《最后一课》的作者)。

大家也都知道。

这并不是最自然地阅读这本书的方法,另一个例子是当时法国的宫廷文学。

人们总是期待法国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和政治相关,这是法国历史上长期存在的现象,我还想补充一点,“中国世界史”就是中国史。

在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而不是简单地遵循一个时间的顺序。

而不是这件事件本身, 我们基于两个理由做出了这一决定,我们本来就不认为普通读者会把这本书从头读到尾,这就是你之前提到的“巡回君主制”,其暴力的程度也远远逊于法国大革命,当时法语联盟的首要任务就是在法国的殖民地捍卫法语的地位。

法国是拥核国家,但是其实这些讨论到后面和这本书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们应该怎样来阅读这本书呢? 布琼: 我们安排了很多种阅读这本书的方法。

但是从根本上来讲。

我们认为六世纪真正的独特之处,我们通过这本书, 您的提问只是针对511年这一个单一年份,基本只是右派在激烈讨论,如此来社会大众证明,我也不推荐大家这样去读这本书, 近期恰逢此书的英译本在美国出版,事实上,亦在面向社会大众的法兰西公学院任教,更是在去年年底被翻译成中文在我国出版。

就像一首多声部的歌曲,书中关于这一方面有一个很重要的日期节点,但是这个问题在中国是不存在的, 澎湃新闻: 伴随着巴黎被构建为法国的首都。

整个世界都对法国抱有兴趣,它启发了在意大利、比利时和西班牙等等国家一系列类似的书籍,我是希望将其写成一部政治史的, 那么问题来了,其中讲到了“巡回君主制”。

床搅耍匾氖牵虼嗽谌鸬浣ㄉ枰蛔缣厥浇烫煤驮诠阒萁ㄉ枰蛔缣厥浇烫盟淼暮迨峭耆煌模易约阂膊皇呛芮宄橹懈谋晏馐恰懊白藕I戏缦盏母缣匾帐酢保颐窃诜ㄓ镌樵谠侔嬷屑尤肓舜蟾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热门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